您的位置
主页 > 时尚快讯 » 正文

民间投资大有潜力可挖

来源:www.gift58.cn 点击:2000

今年以来,中国的私人投资持续加速,但仍存在制度障碍。专家认为,

私人投资潜力巨大

自今年以来,中国私人投资的累计月增长率一直高于去年同期,私人投资的活力有所增强。 同时,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支持民间资本控股。私人资本在项目实施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空和推动力,这将进一步刺激私人投资的活力。 随着私人投资的稳步持续增长,它将成为促进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重要起点。根据国家统计局最近公布的数据,今年前7个月私人投资比去年同期增长8.8%,比今年上半年增长0.4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增长1.9个百分点。

今年以来,中国民间投资的月累计增长率高于去年同期,民间投资活力有所增强。 相关专家表示,私人投资增速快于国家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这与商业环境的改善和大量新投资领域的出现密切相关。 民间投资的稳定持续增长将成为促进经济稳定健康发展的重要起点。

私人投资快速增长

今年以来,每月私人投资累计增长率高于所有投资,领先优势逐月增长。 第一季度、上半年和前七个月私人投资增速分别比投资总额高1.4、2.4和3.3个百分点。

各省上半年的经济运行数据也显示,民间投资的活力不断增强。 例如,今年上半年,天津私人投资同比下降3.9%,但降幅比第一季度小20.2个百分点。青海省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2.6%,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8.5%。江苏省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1.5%,同比增长4.5个百分点,占总投资的71.7%,高于去年同期的67.7%。安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1.8%,其中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8.7%,同比增长11.9个百分点。广西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1.5%,其中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4.8%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表示,今年以来中国私人投资的稳步增长主要是由于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的加速。 一方面,商品房清仓推动了房地产投资的增长。 另一方面,高质量供应体系的建设促进了制造业投资的增长。

“从短期来看,企业利润的提高和预期的稳定是扩大私人投资的重要驱动力 工行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石成表示,私人投资的增速在过去两年大幅放缓,直接原因是预期的不确定性和投资回报率的下降。 与此同时,过去,在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时,各地区做了许多“减法”,以加速落后产能的退出,从而限制了对传统领域的投资。 随着我国向高质量发展,要建立高质量的供给体系,就需要依靠投资做“加法”,这必然会导致投资增长。

苏宁金融学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黄智龙告诉记者,新产业、新经济领域、高端制造业、服务业等领域的投资回报率仍然很高,这些领域是本轮私人投资的重要方向和领域。 与此同时,各级政府继续推进权力下放和"放松管制"改革,进一步改善商业环境,大幅降低准入门槛,有力支持了私人投资的增长。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首席经济学家徐洪才也表示,近年来,中国的“放松管制”改革不断深化,各地都在进行“一次最多”的改革,大大改善了商业环境,进一步激发了全社会创新创业的热情,为私人投资的增长创造了有利环境。

“今年以来,中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进一步加快,制造业技术改造进一步加强。旅游、文化、信息、养老、卫生、体育等新兴消费领域的市场需求迅速扩大。汽车和住房等传统消费领域的受欢迎程度没有下降。 需求的增加也为私人投资增长创造了空间。 ”徐洪才说

积极支持民营投资控股

为进一步打破民营投资和民营经济发展的壁垒,激发经济活力和动力,7月23日和8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对民营投资相关问题进行了研究和部署。

7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推进交通、油气、电信等领域的一系列项目。主要是私人投资,投资回报机制清晰,商业潜力巨大。

8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指出,要进一步降低民间资本进入重点领域的门槛。 注重短板修复、扩大内需、稳定就业,在环保、交通能源、社会事业等方面,着力推进一大批商业潜力大、投资回报机制清晰的民营资本项目,积极支持民营资本控股

“从表面上看,私人投资的问题是缺乏投资活力。事实上,高投资回报、风险可控、回报周期适中的项目缺乏投资机会。 ”刘学智表示,私人投资具有明显的盈利能力。目前,我国正在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像过去那样大量投资可以赚很多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是影响私人投资积极性的关键。 通过深化改革,引进大量商业潜力大、投资回报机制明确的项目,将为私人资本创造新的投资空,提高投资热情。

”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这对提高民间投资的积极性具有重要意义 “徐洪才说,过去,国家鼓励私人资本参与公私合营项目投资,但私人资本的作用是入股小股东。 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支持民间资本控股。私人资本可以在项目实施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空,这可以更积极地降低运营成本并提高潜在的投资回报。

黄智龙认为,无论是在过去三年中央和地方政府推动的公私合作项目中,还是在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中,私人资本一直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私人资本只在公私合作项目和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发挥投资者的作用。这是一个具有巨大商业潜力、高投资回报和明确投资回报机制的项目,但私人资本很难参与。这种情况也是私人投资参与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主要原因,其积极性和意愿不高。 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有利于从根本上改变现状,激发民间资本参与公私合作项目和国有企业混合改革、预期投资回报稳定的基础设施项目的积极性。

调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

民间投资在中国经济增长中一直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要发挥弥补投资不足的关键作用,还必须调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通过改革创新激发民间投资的活力,使其成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

刘学智说私人投资更加市场化。当市场环境良好时,投资增长率往往更高,投资热情也更高。 因此,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极其重要。 一方面,要促进新产业、新领域的发展,创造新的市场投资机会。另一方面,我们应该继续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和“放松管制”的改革,向私人资本开放更多的产业。

刘学智建议推进减税和减费,减轻企业税收负担,清理和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降低增值税税率,研究降低企业综合税收负担改革方案的可行性,以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和能源消耗成本。 挖掘潜力,提高质量和效率,促进企业转型升级;鼓励民营企业加大研发和技术升级投入,为企业转型升级提供税收优惠;深化产学研一体化改革,将最新科研成果应用于民营企业,提高科研成果转化率和企业产品附加值。 深化投资领域的“放松管制”改革,明确投资回报机制,是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的关键 石成表示,当前深化改革还需要关注上游垄断造成的原材料价格扭曲,以及金融去杠杆化节奏对民营企业融资的影响,包括租金、劳动力、环境保护在内的非税收成本的上升,以及广大公共部门扩大投资举措带来的挤出效应。

黄智龙建议,为了调动私人投资的积极性,预期的稳定收入不仅来自项目本身的投资收入,也来自私人资本和私人企业的各种成本。目前最关键的措施有两个方面:一是解决民营企业融资困难和昂贵的问题,考虑借鉴国家对小微企业的扶持政策,制定国有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融资比例的评估指标;二是降低税费,减轻企业税收负担。

徐洪才还指出,为了调动私人投资的积极性,我们必须首先继续减少税收和损失,加快“放松管制”改革,并帮助实体经济降低运营成本。第二,鼓励创新,对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新兴产业给予必要的政策支持。第三,通过机制创新,开放金融与实体经济的传导机制,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帮助民营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记者林火灿)